【贫民窟的百万富翁影评】贫民窟的百万富翁影评

分享:我装不会可爱 作者:未知 来源:网上收集 2017-04-15

专题: 贫民窟的百万富翁影评

贫民窟的百万富翁影评(一)

生活在环境恶劣的贫民窟中,孩子们还在开心的玩耍,他们也有自己的理想和追求,为了一个偶像的签名可以跳进粪坑;误入黑帮,逃出苦难后仍不忘记被困于黑帮的小伙伴。他没有豪言壮举和惊世骇俗的举动,只是坚持永不放弃。与此对比的是“谁想成为百万富翁”栏目的主持人,光亮形象后面藏着的是阴险丑陋的灵魂。他以一个假的答案想诱骗杰玛上当。一个在社会上历练多年的老江湖略施小计,可以轻易毁掉一个初出茅庐的孩子的远大前程。而早早见识过残酷人生的杰玛却识破了他的诡计,选择了正确的答案。

杰玛在获奖之后,呆坐在墙角,此刻改变他的并不是贫民窟到百万富翁的巨变,而是靠自己的努力而与朋友和爱人的重逢。拉提卡与杰玛在历经各自的坎坷之后终于拥抱在了一起,拉提卡的脸上是逃亡换来的刀疤,它提醒每个观者,这个世界固然残酷的超出每个人曾经的想象,但仍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去坚持,追寻。

在杰玛获得大奖他祝贺的同时,却向警察诬告杰玛作弊。为了洗脱作弊的罪名,杰玛回顾了自己18年来在社会底层的生活经历:种族纷争、虐待流浪儿童、黑帮的追杀、爱情……他的正确答案都是来自真实生活的启迪。

《贫民窟的百万富翁》由一个英国导演拍摄一个完全印度的电影,而在文化表现上极自然,绝无生硬之感。它之所以能够打动人心,在于它既拍出了真正的黑暗与残酷,而又在这样的残酷中未曾放弃其理想与纯真。电影的很多段落颇似童话,但又将这童话很残酷的毁灭掉。可是主人公杰玛在这种环境中却从来不曾放弃理想、放弃人生,他不像哥哥舍利姆那样用自己的力量和野心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他只是从不放弃。他的爱是真诚的,不论时间和环境怎样改变,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爱着拉提卡。他没有任何的豪言壮举,惊世骇俗的举动,他只是一直不抛弃,不放弃的坚持做自己。而生活中的我们也应该如此。


贫民窟的百万富翁影评(二)

《Slumdog Millionaire》(贫民窟的百万富翁),“一部献给孟买的影片,一部关于梦想的电影”,导演是英国名导DannyBoyle,是风靡全球的《Trainspotting》(猜火车)导演。在我看这部电影之前,我并不知道是他执导的,但在序幕拉开之后我却带着“谁是这部电影的导演”的悬念,激动颤抖着至影片落幕。今夜,我将以这段文字,来纪念这一次深刻的影音旅程。

啊,此刻那印度音乐回响在我的脑海里,我便又重见杰玛坚毅的目光和他眼里深深的嘲讽。

这是一个被谎言蒙蔽的世界,揭开这层薄薄的面纱,即是你们一直最想看到的真相,但这真相会刺痛你,震惊你。正如杰玛在拳脚之下对那对美国夫妇旅客所说的,“你想看印度最有代表性的东西,这就是了!”那刚硬的童音里,赤裸裸的是印度贫民窟人民,或是全世界底层人民最愤怒的呐喊,最喷薄的爆发,对虚伪世界、强权与不公平的沉痛的控诉!只是一句话,却分明让人感受到那清坚话语里的血与泪,怒与悲。Boyle对细节和对白的掌握和拿捏,在在是简约却深刻的。

影片的一开始是一群贫民窟孩子在所谓的“私人领地”里玩棒球却遭警卫(钱权的爪牙?)驱逐的一幕。即使是贫民窟,周遭也是被钱权分瓜的土地。当孩子们在贫民窟土黄色泥屋间,破落的扃巷中奔跑逃避警卫的那时,我想起了前不久才看过的《Cidadede Deus》(无主之城),一样的土泥房,一样的土泥巷,一样奔跑的贫民窟的孩子,尽管逃避的缘由有所不同,但那最原初的根由又怎能不发人深省。贫富差距所孳生的罪恶,贫富差距所孳生的不公,世界罪恶之源,钱权的追逐和交易,宗教冲突,带来多少的血泪,不公,善与美的堕落!

是的,正在这一刻,在地球的某些角落,还有枪声,还有战争,还有硝烟,还有无数无辜、本可以安居乐业的百姓在枪火之中战战兢兢地,艰难地生存着。祈求远离流弹,祈求两餐温饱,祈求不要在睡梦中无声死去!!!有多少富饶的土地干裂了,有多少丰沃的农田荒芜了,有多少墙倒下了,有多少房屋被摧毁了,有多少孩子在战争中死去,有多少无辜的百姓在所谓的宗教中被焚烧,有多少人无家可归,有多少人刻着战争的烙印诞生或老去。我飞快地敲下这段语无伦次的文字的同时,想起了正在炮火之中的加沙地带的孩子们在新闻图片上的眼睛,我不能控制自己在模糊的视线之中,逃避他们惊恐的眼神。此时不禁又想起胡赛尼笔下的阿富汗少年,战争中的孩子,没有童年。

我无意于在这里谴责战争和宗教之争,但我一下笔,这个无意识的谴责和控诉就已经被赋予了。就如影片一开始,Boyle就打下了这个爱与和平的基调。不,或者他并没有在这里强调爱与和平,但他在这部电影所摄取的细节,所安置的片段,却让我深深地感受到这种无形的追求。他的基调是深刻的,他的目光是冷峻的,现实、回溯、记忆三者不断穿插却丝毫不混乱,画面的切换紧密而微妙,随着警察的质问,回溯“百万富翁”节目的“答案”,推开记忆之门……

一个没有接受过正规教育的十八岁青年,打破了百万富翁节目的历史最高记录,他是幸运的,但他说这是命运,而我却只能说,这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关于同一个问题的不同体知,也即是他们在各自不同的阶级里构建的不同的“常识”体系。梁文道在他的第一本大陆出版时评集《常识》中自序里写到:“本书所集,卑之无甚高论,多为常识而已。若觉可怪,是因为此乃一个常识稀缺的时代。”确实,这是一个常识缺稀的时代,事实上,常识往往是因人而异。所谓经济决定上层建筑也即是这个道理,常识也是阶级的产物,所以它必定也有它自有的信徒。两个不同阶级的人,他们各自归属于不同的常识体系,但往往,一个人的阅历和经历,常常打破这其间的界限。这种界限是微妙的,因此,当百万富翁主持人提出那些对一个贫民窟的底层人民来说可谓是天问的问题时,杰玛的正确答案让他惊诧了,这种界限的突破让他感觉到了某种威胁,或者说,赤裸裸镜头下千万人面前一记耳光的侮辱。正如上层人士的舞会中,一个穷小子带走了场上最美丽的备受尊崇的淑女那样,让在场的上层男士们觉得难堪。为什么会这样,因为这是一个常识缺稀的时代。

绕开常识,节目的一问与一答之间,俨然是一个贫民少年不寻常但却又是底层人民屡见不鲜的经历,或悲惨的遭遇。这部电影以有限的画面揭开了印度甚至是大多数国家的历史和现状,贫富的两极分化,钱权的交易,宗教的冲突,国家机器的残暴和黑暗。众所周知,印度是一个宗教大国,宗教渗入到这个国家的政治与文化的方方面面,由于多种宗教并存,多少年来印度的宗教冲突越演越烈,冲突不断激化上升,其中以伊斯兰教和印度教的冲突最为严重。在殖民地时代,宗教成为殖民者分化和掌控印度意识形态的工具,穆斯林和印度教徒成为政治阴谋的无辜受害者。这一幕也正是影片中的一个重要片段,杰玛在对节目提出的“摩罗神右手握着的是什么”这个问题中,回忆了童年的一段悲痛记忆,他对训拷他的警察说,“如果不是因为宗教冲突,我的妈妈不会死去”,杰玛的妈妈,不过是众多宗教冲突其中一个微小的牺牲者。而千百年来,死于宗教冲突的无辜百姓,尽浓缩于这少年的这一幕回忆。他或许不知道印度纸币1000元上的那个人是谁,是的,圣雄甘地。他也不知道甘地的非暴力学说为何物,但他却是甘地非暴力学说失败的最直接的受害者和见证者。一个题材的提炼,多么精炼而富有的,一个执导者如此精准于题材的把握和情节、画面的编排,是因为执导者对其历史有着深刻的认识和人文意识觉醒,才得以在那2.35:1的屏幕上延伸更广阔的画面,铺展至镜头之外。否则,那几分钟的画面又怎能承载这么沉重的忧伤和悲痛?

写至这里,先前的激动情绪已渐渐平稳,对于影片的思考也逐渐冷静下来,但故事还没结束。不公的控诉,悲痛的哀悼却在无限的延伸之中。此时,影片巧妙切入故事的另一面。关于金钱的罪恶与爱情的美好。

失去亲人的杰玛和哥哥舍利姆,中途加入他们的第三个火枪手拉提卡,被利用儿童乞讨敛财的犯罪集团首领普努斯及其犯罪团伙用一瓶汽水轻易诱拐,一瓶汽水带他们进入了残酷的生活。孩子们衣着褴褛破旧,像一群纯真的小鸟涌入人潮之中,摊开他们的小手,以各种方式向路人乞讨。最后,为了更好地博取路人的同情和施舍,普努斯以选拔歌唱优秀者的骗局,将被选中的儿童以极其残忍的方式用药水弄瞎眼睛。性情凶暴残忍的舍利姆亲眼目睹了这触目惊心的一幕,他无法控制内心的激荡呕吐了。正当普努斯要以同样的方式诱骗残害杰玛的关键时刻,舍利姆将药水泼向其中一个恶人,带着杰玛逃跑,而在一边偷看这场新秀选拔的拉提卡见机也跟着逃跑了。兄弟二人跳上奔驰而过的火车,拉提卡追奔而至,舍利姆却最终松开了搭救拉提卡的手。拉提卡在夜幕的微光中孤独的影,成为杰玛永远的痛和遗憾,同时拯救拉提卡也成为他一生的坚持和沉默的信诺。

逃离普努斯魔掌的兄弟二人,独自开始了他们艰难而充满戏剧性的人生旅程。Boyle以看似戏谑、轻松的黑色幽默,刻写这对难兄难弟的求生之路,让人在莞尔的同时,却分明可以感觉到内心那股关于贫穷的无奈和现实的悲哀。生计渐渐平稳的杰玛始终没有忘记夜幕中小拉提卡孤独的影,他最终决定回孟买寻找拉提卡。此时,影片中一把温柔的女声的轻哼,长长的管道,兄弟二人从远处沿着管道走来,画面切入记忆的回溯——寻找拉提卡。

此时的贫民窟已身处改建和城市规划,镜头掠过高耸的楼层,捕捉其间的低矮泥房和偌大的垃圾堆,繁华与荒芜,冷峻的视觉。杰玛四处询问拉提卡的下落,终于在一个地下通道遇到当初被弄瞎双眼的歌者,除了得到节目提问的答案和拉提卡的下落,杰玛的心中对眼前的盲歌者充满了深深的歉意,仿佛当初伤害了他的人,是他自己。但,他毕竟是弱小的,对于这种不公平和罪恶,他无能为力。不是吗?此时多少人的心中在控诉着种种罪恶的行径,但也只能是无声的,或微薄的,无力的。这个世界缺少的岂止是一个公正的法庭,这个世界缺少的,是勇敢的正义。国家机器之下,正义早已被重新定义。

故事在继续,杰玛终于救出了拉提卡,凶悍的舍利姆干掉了普努斯并投靠了与普努斯敌对的贾韦德犯罪集团。杰玛以为从此就能和拉提卡过上正常的生活,岂料起了色心的舍利姆却把枪口指向了杰玛,要他放弃拉提卡。这时,拉提卡的小手按下舍利姆的枪让杰玛走。多年后,在电话服务公司当茶水生的杰玛因为替代话务员帮忙接线的机会,搜索到了舍利姆的电话,并沿着这条线索找到了拉提卡。此时的拉提卡已经成为贾韦德的情人。一个爱情的梦想会以何种结局告终,此时Boyle在画外音之中将镜头巧妙地切回到百万富翁的节目现实中。

关于金钱。有没有不要钱的?没有。但在爱情之前,杰玛却选择了爱情,因此他始终没有接受那五百万元的奖金,继续进入问答节目一千万的挑战。在这里,节目主持人提了一个杰玛不了解的问题,但他却在洗手间给了他一个“B”的错误答案。但从小在残酷的真相中长大的杰玛,早已看见了太多关于印度“具有代表性”的事物,他怎会相信“代表性”制度下一个陌生人的答案,所以他通过排除法选定了“D”答案,最终获得了一千万奖金并选择进入下一个问答环节。他不要钱么?不,他要的,他要很多很多的钱,带着拉提卡离开这个城市,离开这个充满太多“代表性”制度的国家。但在金钱与爱情之间,他深沉地选择了爱情,因为他知道拉提卡和他的哥哥会在电视机前看见他,那是他最后的一线希望。

无欲则刚。节目的最后一个问题,“三个火枪手”第三个火枪手叫什么名字,他不知道答案,但他却有唯一一次机会——他与拉提卡最后的命运的悬线,致电给他的哥哥。当电话接通时,杰玛终于听到了被良心发现的舍利姆放出囚牢的拉提卡的声音,他的第一句话并非问那个询问那个答案,而是“真的是你吗?”多么美好。十五秒,答案未得,他却是一声“你在哪里?”拉提卡嘴角一抹幸福的微笑,即使此时他们身遭不幸,他们也已然完成了此生的爱情之祭。拉提卡从来也不知道这个答案,但杰玛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问题的答案对他来说,只是一个没有欲念的果实,他的果实,在节目之外,等待他去摘取。然而杰玛早已成为幸运之神的眷顾之子,在鼓声阵阵之中,影片逐渐抵达高潮。欢呼声跃起,他最终把答案蒙对了——两千万。而此时,舍利姆也在枪声之中倒于扑满钞票的浴缸中。兄弟二人的命运,早已注定。

影片的最后,火车站站台,依旧执着地等待,女声柔美的轻哼再次流泻而出,杰玛走向拉提卡,他们此前的生命时光飞快地纷飞成无数的画面,那么漫长,却又那么仓促,滑过去了……

不得不提的是,影片结束前的那段长达三分钟的印度歌舞,美得让人炫目,不禁让人怀念起西班牙导演卡洛斯。绍拉的音乐与舞蹈,那么漂亮,让人心醉神驰,心生美好。


贫民窟的百万富翁影评(三)

看这部片,主要是奔着它的名头去的。影片得奖了,一直没看,后来想想奥斯卡最佳外语片还能差到哪里去?抽个空看了看,感觉拍得确实不错很感人。影片的主线讲述来自印度贫民窟的一对恋人杰玛与拉提卡青梅竹马,至死不渝的爱情故事。这是一部励志、鼓舞人心、带来希望和动力的阳光题材作品。电影另外一个成功之处是巧妙将百万富翁这栏电视娱乐节目穿插串联于剧情之中,成为承上启下,引领剧情发展的纽带。这种手法新颖独特,别开生面,确实让人眼前一亮,紧紧抓住人们猎奇心理,加上情节的精心铺排和设计,影片屡获殊荣也是实至名归。

看完电影,脑子里总是在思索,我为什么看得如此投入,剧情有什么地方吸引我呢?在说答案之前,这里先卖个关子,且听我细细道来,诸位看官自有公论。

影片开头,警官对男主角杰玛的毒打电刑仅仅是程序上的需要,因为此时此刻所有人根本不知道杰玛到底有没有作弊,既然嫌疑人不肯说,那警官又没有证据,严刑逼供自然在所难免了,随着剧情的发展,人们才慢慢了解到事情的真相。

很喜欢杰玛孩童时代的演员,演得惟妙惟肖,生动传神至极。他们出现的第一场戏,一群小孩在机场玩棒球,杰玛的哥哥萨立姆大声喝叫弟弟接住从高空飞速坠落的棒球,杰玛仰望天空,边看球边后退,慌张失措的样子不用说,表情还怪趣无比,最后连人带球摔在地上,让人捧腹不已。记得德甲联赛有位门将曾经打进一个搞笑的乌龙球,他在接对方一个高空球时,看着天空发呆,最后连人带球掉进门里,后来媒体揶揄这位门将在那一刻发现了天外来客。杰玛仿佛在那一刻也发现了天外来客,可爱好玩的杰玛刚从地上爬起来,马上遭到机场保安的追打,观众如何能不被深深吸引,担心杰玛们的命运呢!玩棒球和被保安追打,前后两个截然不同情节过渡得自然合理,浑然天成。观众丝亳不觉得唐突,全因为玩棒球的场所在机场跑道,机场自然有保安,如果换在别的地方,突然冲出几个保安追打小孩,要让观众瞬间明白怎么回事,可真的不容易!导演故意在杰玛接球摔倒时,让一架飞机近距离从杰玛头顶飞过,除了强化杰玛摔倒的喜剧效果,难道不也是在向观众暗示此地是机场吗?一个简单的镜头包含如此丰富的信息,导演的功力不可谓不深啊!

我始终认为本片只有三场高潮戏,第一场是杰玛和萨立姆兄弟俩虎口脱险,逃出乞丐集团的魔爪。在这场高潮戏之前,穿插杰玛为了获取偶像的签名,奋不顾身跳进粪坑的性格交待戏,初步交待杰玛坚韧不拔的性格,还有母亲死于宗教冲突的前奏戏,成了孤儿的杰玛两兄弟博得观众的充分同情。接下来,该如何让观众充分投入剧情?我以杰玛兄弟进入乞丐集团的剧情为例谈谈自己的看法。

杰玛被骗入乞丐集团不久,萨立姆得到头头的赏识,准备以孩子王的身份,领导大伙儿行乞,不料众人对他不理不睬。萨立姆找他们逃命时认识的女孩拉提卡开刀,准备吓唬大家。他抱着一名婴儿站在拉提卡面前,威胁拉提卡不抱婴儿行乞,就把婴儿扔在地上,拉提卡还是不愿意,杰玛也帮着她。萨立姆故意放手吓唬拉提卡,吓得她急忙接住婴儿,众小孩这才有些害怕,不得不听从萨立姆的指挥,四散开去行乞。这一场戏目的何在呢?通过前后对比,你会发现,萨立姆放手摔婴儿那一刻展现的无情,不仅吓坏了拉提卡和杰玛,显然也惊吓了不少观众,这一幕让人们认识到这个人小鬼大的孩子,什么事都能做出来。

我们常说"有因必有果",这场戏实际上是下一场戏的"因",那"果"是什么呢?一群小孩在大厅席地而睡,拉提卡抓一把最辣的辣椒,捏碎成汁,塞到萨立姆的裤裆里,将他辣得呱呱叫,跑到水龙头下面冲洗。大伙儿拍手取笑嘲弄,欢呼雀跃,像过节一样。小坏蛋萨立姆终于得到惩罚,拉提卡们开心,观众也看得愉悦,激发更大的观影欲望,这就是所谓的:欲罢不能!

前一场戏的压抑与后一场戏的愉悦产生鲜明的对比,影片这样设计情节的原因何在?看完紧接着的高潮戏,你就会明白。原来乞丐集团的头头,准备挖了杰玛的眼睛,让他当盲人歌手,赚更多的钱。萨立姆被头头说服,为了钱和前途,准备一起欺骗杰玛,协助头头挖杰玛的眼睛。这会儿,前两场戏所产生的效果体现出来了,观众突然发现可爱的小杰玛处于危险境地,而冷酷无情敢于摔婴儿的萨立姆让很多观众意识到,这个小家伙在头头的胁迫下,绝对会害了自己的弟弟杰玛,从而在杰玛即将被害时,人们的同情心无比膨胀,处于极限状态,对人物的命运极度关注,影片也一下子达到高潮。

萨立姆毕竟还是念着兄弟之情,出乎意料地攻击头头的手下,最终带着小杰玛逃出生天,至于拉提卡由于剧情需要,不得不留下来,看上去是萨立姆故意留下她,其实是编剧有意留下她,好让杰玛回头去救她。

前面铺垫戏分,调动观众情绪,引发对人物命运的关注,也就是我们常说让观众入戏,后面高潮戏部分再设法使人物处于危险境地,也就是生死攸关一刻,最大限度让观众的同情心爆发,这种技巧和手法,影视作品中比比皆是。

比方说,家喻户晓的经典谍战剧《潜伏》第一集就用到相同的手法,还记得吗?()有一场戏,余则成奉上司命令监听共产党与进步人士的秘密聚会,上司交待,一旦听到某某的姓名,马上通知特务抓人。后来,余则成果然监听到某某出现,正想报告上司,不料,紧跟着一位左蓝小姐突然也跟着某某出现,余则成大惊失色,急中生智,延迟汇报时间,放走左蓝等人,随即销毁窃听的录音记录,企图跟上司来个死无对证。余则成为啥冒着生命危险救左蓝?左蓝何许人也,余则成未婚妻也,观众何以知之,前戏有交待。我觉得前戏的交待有很多问题,余则成去找左蓝,她正在合唱歌曲,完了,两人在后台卿卿我我,余则成向左蓝求婚,得到应允,最后双方深情拥抱。左蓝与余则成的关系交待戏结束,接下来没过多久,上面提到的余则成营救左蓝的戏就开场了。

左蓝与余则成这场相聚戏流于表面形式,甚至用平淡无奇来形容,也一点不过分。这场过渡戏比较失败,聊了半天,聊得起劲,还谈婚论嫁,中间没波折和变化,观众如看热闹般置身事外,根本没让观众入戏。编剧太过着力在后面解救左蓝的方式和技巧,以及后来如何自圆其说的安排,殊不知,当左蓝陷入危险境地,甚至余则成也因此将自己置身死地时,没有入戏的观众如局外人般,看着余则成忙活了半天,终于救出左蓝,当看到左蓝逃走时,根本没有如释重负,长舒一口气的感觉。上一场的过渡戏只是使本场营救戏合理化,余则成救自己的未婚妻天经地义,合理是合理了,但没有让观众揪心紧张的感觉。

话又说回来,《百万富翁》第二场高潮戏是杰玛和萨立姆两兄弟重新回到孟买之后发生的,杰玛找到拉提卡,乞丐集团的头头阻止他们,被萨立姆当场射杀。第三场高潮戏当然是杰玛赢得千万大奖那一激动人心的一刻。两场高潮戏没什么好说的,因为第一场高潮戏已经为影片的成功打下坚实的基础,剩下的自然水到渠成。

可以揭晓本文开篇问题的答案了!命运!剧中人物的命运,特别是男女主角的命运,紧紧揪住人人皆有的同情之心和恻忍之心,这也是同类型电影紧紧吸引观众,取得成功的唯一途径,别无他法。

有人常说,白日做梦,也就是意识清醒时,还在想着和做着不切实际的事情,往往带有贬义,如果能在电影院看到《百万富翁》这梦一般的电影,也算是对白日做梦的一种褒扬。

声明:《贫民窟的百万富翁影评》由“我装不会可爱”分享发布,如因用户分享而无意侵犯到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