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培养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 可行吗?

分享:LAYoung 作者:未知 来源:网上收集 2017-04-15

专题: 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 贫民窟的百万富翁 贫民窟的百万富翁高清

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 培养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  可行吗?插图/曹一
学者童大焕日前因看到一篇关于农民工老赵想在北京买房却受人嘲笑的报道后,萌生了一个“培养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计划”,计划说明刚一出来就引发热议,反响呈现两个极端。不管是积极参与还是高声喝骂,套用作者的一句话——我的“野心”不仅仅是要帮助几个原本贫寒的家庭在城市买得起房,更是在于通过真实实践、讲学、著书立说等一切可能的形式,不断改变很多人天生而来根深蒂固的穷思维,进而不断抵达富裕、平和、宁静的幸福生活境界。

为什么要发起“培养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计划

自人类社会有历史以来,有两件事、两段历史至关重要:1820年城市化之前的历史和1820年人类开始城市化以后的历史。城市化完全彻底地改变了人类的生产生活方式,使人与人之间关系更密切、人与环境关系更友好,人类的财富也因此发生几何级数的聚变和增长。但是我们今天这个社会,在全球城市化的末班车上却充满了不明就里的怨气,充满了莫名其妙的愤怒,这不应是一个蓬勃发展的巨变时代应有的精神气质。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3月28日,我看到《第一财经日报》上的一篇文章,一位在北京生活七年的农民工老赵,一家三口分住三处,他和老伴每月能存下5000元,儿子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公司做职员,一个月能存下1500元。这样他们一家一年能存个七八万。于是,他雄心勃勃地制定了三年内在北京郊区买房的大计。同事取笑他,认为他野心太大,儿子也不支持老爸的买房计划,因为他不想当房奴。

我仔细看了报道,觉得老赵的梦想完全有可能实现,我愿意以我十几年城市化规律和房地产研究与投资经验,助他一臂之力,于是我有了“培养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计划。我的“野心”不仅仅是要帮助几个原本贫寒的家庭在城市买得起房,更是在于通过真实实践、讲学、著书立说等一切可能的形式,不断改变很多人天生而来根深蒂固的穷思维,进而不断抵达富裕、平和、宁静的幸福生活境界。

经过思虑后我做出决定,对于拟帮助对象提出以下具体条件:一、平民子弟出身,没有富爸爸富亲友无偿资助你,几乎一切靠自己(含全家)个人奋斗。当然,借贷能力包含在个人和家庭能力范围内,因为它代表的是信用能力。二、足够的信用能力。包括脚踏实地的精神,主观上诚实守信的品质和客观上的信用还债能力。三、北漂,且最好有一定年限。有强烈改变自己和家人命运的责任感,崇尚个人奋斗,不怨天尤人。要求提供收入情况、月结余情况、融资能力、中短期目标、全国范围内的资产状况等信息。

地点选在北京,因为北上广深等大城市才是城市化的方向,也就是发展机会的方向。还因为北上广深最难进、买房安居最不易,是高房价最怨声载道的地方。真正的挑战就要从最难的地方开始。我要用实际行动和结果,告诉那些成天抱怨的人们:既然没有任何背景的平民百姓可以做到,你为什么不可以?是思想在偷懒,还是行为不努力?同时,最难进、房价最高最难够得着也意味着最多人追捧,其中自然孕育着更多的机会。天时、地利和人和,缺一不可。

理性的知识是伟大的力量,“理性的知识”和“激情的梦想”相结合,会爆发出什么样的核聚变能量?这就是我的“培养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计划试图探讨和解答的问题。未来有什么可以支撑我的“培养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计划?这是决定我成败的关键。我的支撑点就三个字“城市化”。未来20年将有4.8亿以上人口从农村进入城市、从小城市进入大城市。从物的角度看,这个世纪大迁徙的过程将是财富尤其是土地和房地产估值重新大洗牌的过程,这个过程充满了机遇与风险;从人的角度看,大迁徙中的人口爆发出的聪明才智、坚忍不拔、自强不息的向上动力、耐力与创造力,能量是非常惊人的。只不过是其中相当一部分人,行百里者半九十,关键一步迈不过去,陈旧的思想观念和方式方法拖了他们后腿,让他们永远摆脱不了出身的阶层。

今天的中国,城市和房地产分化越来越剧烈,同样是楼市投资,天堂和地狱往往只有一念之间。在城市化还远远没有完成的中国,“进一步成为百万千万富翁,退一步沦为愤老愤青愤中”这绝不是危言耸听。“培养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计划就是要在那关键的一跃中成为决定命运的成长力量,让更多人彻底告别“愤青愤中愤老”,不仅要实现财富的飞跃,更要实现思想观念和方式方法的飞跃。

要成就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梦,内因还是主要取决于当事人自己。如果说他们的能力是顽强的身躯,我们的智慧就是让其飞翔的双翅。二者缺一不可。只有这样,“贫民窟里出百万富翁”才具备一定的普适性。

“培养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计划宣布以后,得到的反响非常有趣,基本上是两个极端。这个计划从一开始就注定是一项包含了人类地理学(城市化)、行为经济学、社会心理学(榜样力量与贫富思维差别)、人类文化学(出身与跨越出身)等跨学科的、充满激情和挑战的事业。肯定会碰到很多困难,但我会坚持到底。正如有网友问:“童老师你准备‘一苇渡江’了吗?”是的,“谁谓河广,一苇杭之”。苏轼诗云:“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生命不息折腾不止,生命就是不断地挑战自我。这样的挑战,给了我无畏前行的勇气和力量。

文/童大焕(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大焕城市化战略研究院院长)

所有人的财富梦都不应被限定

农民工老赵在北京的买房梦,成为“培养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计划”的缘起。这是一个大胆的计划。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是常识,遑论是帮助他人入市并达到设定目标。对市场的认知和经验差异,风格手法的不同乃至性格特征,都可能导致项目面临困境。还要看到,外部性的市场风险,并非人的主观意志可左右。

无疑,这是一个风险水平很高,并且别出心裁的项目。一些人抱有疑虑并不奇怪。计划发起人也承认,这是一项“包含了人类地理学(城市化)、经济学、社会心理学(榜样力量与贫富思维差别)等跨学科的、充满激情和挑战的事业,很难”。那么,做这个项目有什么意义?

直接的意义就是帮助老赵们实现梦想。更好的前景是,从中找到一些规律性特点,甚至可以塑造一种新模式,使这一项目从激情驱动演变为理性驱动、从个人驱动演变为团队驱动,从而实现机制化常态化。当然这需要以项目坚持下去并有所得为前提。

但在我看来,无论项目最终如何,它已经开始发散出一些有意义的价值。其一,尽管项目发起人将项目定义为商业项目,但它天然带有人文性,即告诉关注此事的人们,无论你是哪个阶层,是否踯躅于城市边缘不得其门而入,没有谁的财富梦因为其出身而应该被限定。拥有财富梦,是最基本而经常被忽视的权利。在北京买房,是老赵的梦想,帮助老赵实现梦想,是“培养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计划”的梦想。无论这些梦想是自利的还是他利的,是卑微的还是伟大的,都理应获得尊重而不是世故的嘲笑。

其二,暗示了实现财富梦想的其他可能性。收入分配不公的问题,社会多有诟病。收入分配鸿沟过大,我们盼望着政府主导的改革计划抹平;股市赔钱,我们盼望着政府主导的资本市场制度改革向中小投资者倾斜;三次分配不公,我们盼望着政府主导的社保、福利、慈善制度快一点推进。优化社会分配结构,政府当然责无旁贷。但也要看到,政府无法在所有方面都成为最后的救济者。实现财富梦想,既需要政府力量提供平等的竞争机会,也需要社会力量以自助或互助的形式,抓住机会。“培养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计划”作为一种互助尝试,不嫌其多,而嫌其少。这样的互助是一个活跃社会应当具有的基本因子。

其三,提醒了保障财产性收入获得机会的重要性。从老赵及未来其他符合项目资质的人的视角看,不管获得什么样的帮助,不可能依靠工资性收入的提高得到更多财富,提升其获得财产性收入的能力几乎是唯一途径。拓宽来看,财产性收入几乎是所有下层群体突破板结社会制约的唯一途径。而从政府视角看,同样如此,相较于工资性收入结构的调整难度,保障财产性收入相对公平,因为不触及过深的利益调整,因为其普惠性更容易实施。

当然,回到“培养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计划”本身,既然是以实现市场价值为目的,就必须用市场的思维主导其进程。项目内的组合一旦成立,其实就已经形成了一个商业团队。一个团队需要一定的契约约束,以保证双方行动一致性;对于因市场动荡出现的风险,需要设定盈损点和利益共担机制;对于可能进行商业投资的领域,需要提高宏观层面的统一认识,特别是房地产政策、人民币汇率、美元走势等等;必要的时候还需要引入外部监督机制。

作者在计划书中引用了一句苏轼的诗:“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长远来看,不应该只有一苇,而应是千帆竞渡,让更多的老赵们获得圆梦的航道。如此,“培养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计划”就实现了价值最大化。文/徐立凡(资深财经评论员)
声明:《培养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 可行吗?》由“LAYoung”分享发布,如因用户分享而无意侵犯到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